司马懿的身世如何?他是如何成为三国的赢家的?

  • 2022-05-06 20:10:45

  司马懿,字仲达,河内温县孝敬里人。魏国的政治家、军事家,权臣。东汉末年,天下大乱,司马懿生在乱世中,他是司马防的次子,史书称他“少有奇节,聪明多大略,博学洽闻,伏膺儒教”。

  司马懿二十岁前,素以知人善任著称的杨俊曾见过他,说他绝非寻常之子。

司马懿的身世如何?他是如何成为三国的赢家的?

  司马懿先后在曹操和魏文帝曹丕手下,担任了重要职位。到了魏明帝即位时,司马懿已经是魏国的元老。由于他长期带兵在关中跟蜀国打仗,魏国兵权大部分落在他的手里。后来,辽东太守公孙渊勾结鲜卑贵族,反叛魏国。魏明帝又调司马懿去对付辽东的***。司马懿平定了辽东,正要回朝的时候,洛阳派人送来紧急诏书,要他迅速赶回洛阳。

  据说,司马懿在襄平时,曾梦见明帝枕在他膝上,说:“视吾面。”他俯视明帝,只见面有异色。如今一见诏书此语,知道事情不妙,他昼夜兼行,从白屋到京城,四百多里,一夜而至。司马懿到了洛阳,魏明帝已经病重了。明帝把司马懿和皇族大臣曹爽叫到床边,嘱咐他们共同辅助太子曹芳。

  魏明帝死后,太子曹芳即了位,就是魏少帝。曹爽当了大将军,司马懿当了太尉。两人各领兵三千人,轮流在皇宫值班。曹爽虽然说是皇族,但论能力、资格都跟司马懿差得远。开始的时候,他不得不尊重司马懿,有事总听听司马懿的意见。

  但是,这样和衷共济的时间维持了只有一个多月,曹爽便坐不住了,首先发难,奏请皇上把司马懿提拔成太傅。太傅是皇帝的老师,级别和待遇很高,但没有实权。就这样,司马懿明升暗降,被“体面”地剥夺了军权,而曹爽则将他的几个兄弟都安插到重要部门,掌控了曹魏政权。

  司马懿看在眼里,表面不说,暗中自有打算。好在他年纪也确实老了,就推说有病,不上朝了,闲居家中等待时机。

  曹爽听说司马懿生病,正合他的心意。但是毕竟有点不放心,曹爽骄横专权,不可一世,唯独担心司马懿,他还想打听一下太傅是真病还是假病。正值李胜升任青州刺史,曹爽便叫他去司马府辞行,实际是探听虚实。司马懿何等老奸巨猾,一听说李胜来辞行,就猜出了他的来意,立刻想好了对策。司马懿早已知道来意,就摘掉帽子,散开头发,拥被坐在床上,假装重病,然后请李胜入见。

  李胜走进司马懿的卧室,只见司马懿早已没有了先前率兵出征时的帅气与豪气,一副病歪歪的样子。躺在床上的司马懿一见到李胜,就要披衣坐起,但不知怎么的,他的手抖得厉害,衣服非但没穿上,反而滑落到了地上。最后还是两名侍女帮他穿好。

  李胜看到这番情景,心中既暗暗高兴,又觉得司马懿非常可怜,他说:“我听说您旧病复发,但没想到病得这么厉害!我就要去荆州上任了,今天特地来向您辞行。”

  司马懿张口想说话,不料一口气接不上来,张大嘴喘了半天才缓过劲儿来,说道:“并州在北方,离胡人很近,你要自己多加小心,严加防备。我这条老命已经快不行了,怕是再也见不到你了。我的两个儿子司马师、司马昭还请你多费心照顾

  李胜一字字地说:“我去的是荆州,不是并州。”

  司马懿说:“是啊,是啊,你说你刚从并州回来吗?

  李胜大声说:“是山东的青州!”

  司马懿笑了起来:“是青州来的?”只,水,关音李胜听了觉得好笑,又重复回答了一遍。心想,这老头儿怎么病得这般厉害?都聋了。

  “拿笔来!”李胜吩咐,并写了字给他看。

  司马懿似乎清醒了些,说:“我上了年纪,耳朵又背,都快成老糊涂了,难怪别人说些什么都听不懂。”

司马懿的身世如何?他是如何成为三国的赢家的?

  这时,侍女端来了粥,司马懿并没有用手接,而是用口去吃,又洒了满床。他就让侍女喂。他一边吃,一边故意让粥从嘴角淌下来,沾满了前胸,就像个三岁小孩一样。过了好一会儿,才说:“我老了,病得又如此沉重,怕活不了几天了。我的两个孩子又不成才,望先生训导他们,如果见了曹大将军,千万请他照顾!”说完又倒在床上,喘息起来。

  司马懿见李胜走了,就起身告诉两个儿子说:“从此,曹爽对我真的放心了等他出城打猎的时候,再给点厉害让他尝尝”

  李胜回去后,把他看到的和听到的都原原本本地向曹爽作了汇报。曹爽听得满心欢喜,笑得合不拢嘴,拍手说道:“好!看样子这个老家伙快要不行了,从此,曹爽放松了对司马懿的警惕。

  司马懿就趁此机会暗地里招募训练了三千死士,并争取到太尉蒋济、司徒高柔、太仆王观等元老的支持

  正始十年,魏帝曹芳拜谒明帝高平陵,曹爽兄弟四人及其心腹率领禁***出城护驾。

  司马懿看到机会成熟,立即展开行动。他亲自披挂上阵,带着两个儿子和从前的部下迅速占领了曹氏兵营,占据武器库,并派兵占领城南洛水上的浮桥,***曹爽回京的通道。然后司马懿派司徒高柔临时行使大将军的权力,占领曹爽的军营,命太仆王观行使中领军的权力。这样,司马懿就完全控制了军权。

  布置完毕之后,司马懿和太尉蒋济等人联名上书魏帝曹芳,列出曹爽的种种罪状,并要求罢免曹氏兄弟的权力,如若不然,就军法处治。奏章传到高平陵,曹爽兄弟慌忙把皇帝车驾留在伊水,征发了几千名屯田兵筑寨守卫。

  司马懿接二连三地派人去劝说曹爽投降,并说自己指着洛水发誓,只要曹爽交出兵权,最多革职免官,绝不治罪。

  曹爽和他的兄弟在城外得知消息,急得乱成一团。有人给他献计,要他挟持少帝退到许都,收集人马,对抗司马懿。但是曹爽和他的兄弟都是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人,哪有这个胆量。司马懿派人去劝他投降,说是只要交出兵权,决不为难他们曹爽这才明白自己大势已去,只好乖乖地投降了。

  曹爽等人回到洛阳,向司马懿请罪。过了没多久,司马懿就以大逆不道、企图谋反的罪名将曹爽集团全部处死,并灭其三族。

  从此,魏国的政权基本上落到了司马氏手里了。嘉平三年六月,司马懿病,八月,司马懿去世,享年七十二岁。司马懿去世,他的职位由儿子司马师接替。

  曾经声名显赫的司马懿落了个大权旁落、有名无实的地步,心中自然不是滋味。但是,老谋深算的他清楚地知道,曹爽现在的***很强大,自己一时是斗不过他的,只能暂时忍下这口气,以后有机会了再把大权夺回来。

  于是,他不动声色,借装病暗中积蓄力量,这一装就是八九年的时间。曹爽最后败在司马懿手下,就是被司马懿的假象所迷惑。任何事物和人都有内外之辞。内是实质,外是表面,也就是所说事情的反正两面。而聪明的人,往往就会利用这点,伪装起来而达到欺骗对方的目的。要想不被对手控制,就要学会及时识破对方的伪装。

  司马懿用病作伪装战胜了曹爽。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:装病也是制服对方的一种手段。是道家以柔克刚的应用。柔以克刚,弱以藏强,以柔为挺,以柔为进,这是柔的实质。自古多少名将对此津津乐道,而且屡试不爽。天地之道,刚柔互用,这是哲学问题,是一种实践,还是一种战术。懦弱之人可能挺柔为刚,硬汉子也可能摧刚为柔,这要看处于何种特定情境。聪明的人处世,柔是为了蓄势,刚是为了进击。

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猜你喜欢